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超品驭房师 > 第205章

第205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我已经被停职了,不再是你的下属,现在只是盒饭店的服务员,埃德雷伯的法律里没有说传播八卦是犯罪行为,你没有资格指责我!”“那我就明确的告诉你,你只是被内部停职,依旧隶属于皇冠警察局,而且是否恢复工作只是我一句话的事情,在没有公开调查结果之前就泄露案情,你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糟糕后果!”凯文警长抓着维妮的耳朵转了十八圈,多亏她是个无关紧要的社区警察,要换作别人,此时还没等凯文去处罚,早就有秘密部队暗中逮捕维妮了。在埃德雷伯敢于私下透露重要情报者,通常都不会活过三天,好在维妮传播的八卦比较离谱,基本上没有人会相信。“那些内容都是瞎编的,我也是为了给盒饭店多吸引来一些顾客,你知道吗,我现在可是有绩效工资的,每拉来一人可以提一元奖金!”不愧是商人的女儿,一谈到钱维妮就双眼放光,在埃德雷伯能用钱买到贵族爵位的家庭屈指可数,可见乔尔家族的血脉里天生便蕴含着赚钱的基因。“我不管你为什么这么干,要知道你父亲和我可是好友,他把你交到我手上,是为了让你能慢慢适应埃德雷伯的环境,减少独自闯荡遇到的风险,可你倒好,这才几天就搞出这么多事情,真得出事你的父母该怎么办,你有为他们想过吗!”维妮在成为社区警察之前根本就没见过凯文,这让她觉得很不可思议,出身在贵族家庭的维妮参加过许多宴会,同时也接触过相当多大人物,但是像凯文这样会重视维妮的人十分少有。大多数人都是看在金钱的面子上与乔尔交往,仅有的,真正与父亲有过命交情的叔叔阿姨维妮都认识,凯文对她的关心不似作假,所以维妮的脑袋里除了问号还是问号。“你为什么会这么关照我?”“…你只要知道我与你的父亲相识就够了。”
  
  维妮知道埃德雷伯最忌讳官员与贵族勾结,虽然大部分人都在做这件事情,但表面上还是会遵守规定,私下里举行的舞会和秘密见面是少不了的,但维妮的记忆中从来没有凯文这个人。表面上与凯文耍了一通活宝之后,维妮准备进一步与他进行交流,首先弄清楚凯文为什么会这么认真对待自己,然后再探讨如何与他相处。“老板,我能离开一会吗!”“工作时间别乱跑,要说话去楼上。”凭借优秀的听力,查理在炒菜的同时一样可以照顾到前厅的情况,他知道维妮与凯文有话要说,干脆提供给他们一个安静的地方。“你与我父亲到底是什么关系?”维妮也是第一次来到二楼,发现这里有六个房间,除去杂物间还有两间空房,但是查理却依然让她在楼下打地铺,真是太过分了。“…他曾经帮过我的忙,所以我也会给你关照,其中并不涉及到违法的事情,我们之间也没有商业上的利益关系,按照辈分你可以叫我凯文叔叔。”凯文的确与维妮的父亲有过往来,但不像生意伙伴那样经常交流,他们之间只有时隔很长时间才会互相通一封信,交流一下无所谓的趣事,就像笔友一样。“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原因,免得你继续胡乱猜测,当初我妻子怀孕的时候出现难产,必须要高级医者辅助才能顺利产下孩子,当时这里还不是埃德雷伯,就近的圣堂距离很远,而且我们负担不起找一位医者的费用,正好遇到一个在村里兜售物品的商人,也就是你父亲,给我们介绍了一个叫做艾琳的医女,帮了我个大忙。”正在底下厨房里炒菜的查理一下子多放了一勺盐,便只好再多加点汤水和糖来中和,早在缇格贝尔执行任务的时候他就练就出强大的心脏,这次之所以出丑,完全是因为偷听到令人意外的名字。“
  
  没想到在埃德雷伯会听到奶奶的名字,大概是在离开家的某个阶段,与维妮父亲的商队混在一起骗钱了吧。”在这块神奇的大陆上,因为有魔法和治疗药剂,难产很难造成母亲和孩子的死亡,但风险依旧存在,如果生产时间过长,生下来的孩子可能就是痴儿,在某种程度上来说,这比死掉还令人痛苦。“所以你欠了我老爸一份人情,才会特意关照我对吗?”“并不是,当初你老爸和那个医女一起收取了相当昂贵的费用,还推销给我们不少没用的商品,导致我家一度陷入债务危机,当然,后来王国破灭,战争发起,埃德雷伯建立,那些债主也不知道死哪去了。”维妮严重怀疑当初那些债主被凯文借助职务便利给干掉了,不过那是人家的私事,与自己无关,她只关心凯文为什么会特意关注她,难道是看中了自己的美貌,或者自己的老妈与面前的凯文有一腿?“总觉得你在想糟糕的事情,听好了小辈,我对你纯粹是长辈的照顾,没有任何其他想法,听说你也是带着希望去留学的,从你清澈的眼睛里可以看到对国家未来的期待,我只希望你能够将美好的想法多维持一段时间,不必像我这样,被方方面面限制住。”凯文对维妮说的是大实话,在纷乱的时代里,在各方利益的纠葛中,没人能真正的保持自我,一个人的选择没有办法出自自己内心,或多或少都会受到生活环境和成长过程的干扰。“理想啊…盐好像又放多了。”维妮从凯文的眼中见到期待和羡慕,对于从混乱中走出来的那一代人来说,能生存下去就已经足够了,不像维妮这一辈人,拥有富裕的精力去追求自己的理想,去和父母撒娇,去国外留学。
  
  战火纷飞的年代,别说是去外国留学,就算在本地生活,时刻都要提防强盗和歹徒,甚至是自己的邻居或者兄弟姐妹,凯文是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警察,维妮发现自己一直都小瞧自己的长官了。“…话题太沉重了,谈谈别的,蒙卡中毒的案子怎么样?”“这正是我想要和你讨论的事情。”凯文知道维妮在侦查科上拿到的是满分,虽然实践成绩一塌糊涂,但这否定不了维妮探案的天份,年轻人一向拥有天马行空的想法,缺少的只是实际经验。“如今警察手中的都是间接证据,没办法直接指出谁是凶手,因为涉及到贵族的自尊,嫌疑人不可能自己说出下毒谋害的过程,所以侦查这个案件只能从物理证据下手。”说到蒙卡的案子,维妮侃侃而谈,年轻的脸上洋溢着光辉,丝毫没有因为身穿的是店员服装而降低她自身的气质,凯文十分惊讶维妮的表现,他以为对方只是个刚步入社会的孩子,没想到思维却如此缜密。“纵观整个投毒案件,可以清晰看出蒙卡家不想有太多人参与,只有六个人的家宴,两个临时雇佣的女仆,甚至连厨师都是临时找的,我们可以将案发时在场的人员分类,从中找出突破点。”或许是最初见到维妮时对方表现得太过秀逗,或许是维妮傻里傻气的性格掩盖了本身的智慧,当她进行案情分析时,凯文觉得眼前的姑娘完全变了一个人,那双可以做出愚蠢表情的眼睛此刻像猎人一样牢牢盯着目标,努力锁定着案件的真相。“蒙卡两个没有成年的孩子不可能参与投毒这么复杂的案件,临时找的女仆也可以排除在外,那么在有不知情者在场的情况下,投毒就需要详细的计划!”
  
  “你不是说蒙卡自己服下的毒药吗?”“蒙卡不可能当着别人的面做奇怪的动作,否则事后根本经不起调查,所以一定要制定一套严谨的投毒过程,就像真的毒杀案件那样,才能引起足够的重视。”“这已经是真正的投毒案件了。”凯文从很有男性风格的房间中拉出一只板凳,准备坐下来与维妮仔细推敲,他想看看维妮可以推断到什么程度,如果蒙卡案背后真的隐藏着什么,他也好多做一些准备。“那是我的椅子,你们要继续谈可以到查理的屋子,左手边那间。”凯文刚要坐下就被人给赶开了,说话的人是上来取东西的洛米,她就像有洁癖那样厌恶别人触碰自己的物品,见到屋子的主人提出异议,凯文和维妮老老实实听从对方的指示,只是在心里感到奇怪,女孩子的房间为什么会那么单调。“说到哪了?”“投毒过程。”维妮还以为查理的房间会是一团糟,结果令她有些意外,除了摆放着好几顶假发的展柜让屋子显得奇怪之外,其他地方都很干净整洁,而且占据半面墙壁的书架整齐的码放着各类书籍,还有记录着猪猪探长系列片的魔法卡带。“哇,这是缇格贝尔都很少见到的精雕魔刻蓝光版!”“咳咳,投毒过程!”“噢,投毒过程一定要设计得比较隐秘,不能被在场的人发觉异样,所以一定要有一个人在餐桌上配合下毒,然后再由蒙卡吃下去,不过当时所有菜肴都是查理准备的,想要做手脚很不方便,唯一一道没有经过厨师处理,便是女仆准备的蔬菜沙拉,因为莎拉是临时女仆准备的,所以做手脚的过程很可能是购买小番茄的时候,只要在特定的小番茄上做标记,无论是谁来装盘,结果都一样。”
  
  “你看过鉴定报告?”“鉴定报告?我一个被停职的社区警察怎么可能接触得到,是大嘴巴同事讲给我听的。”凯文还以为维妮私自看过鉴定报告,当时技术组对蒙卡家餐桌上每一道菜肴及物品都做了毒物鉴定,发现除了蒙卡使用的叉子上有微量辣素之外,整桌菜都没有任何问题,所以大部分人怀疑蒙卡是自己吃下恶魔果实的。“这样的手法你是怎么想到的?”“因为要避免小孩子误吃毒素,还要预防毒物蔓延到菜汤里,蒙卡在设计案件的时候一定先想到胶囊型毒物,然后才找到恶魔果实这种方便的东西,所以有毒的小番茄肯定经过长工女仆的手,查理这坏家伙,有这种好东西竟然藏起来独享!”维妮的精力被新发现的宝藏吸引走大半,对案件的专注度明显不如之前,就连表情都恢复成欠揍的模样,一点也没有刚才推理时的风采,这不由得让凯文想到,维妮大概是通过类似偷吃糖果的行为联想到下毒手法的。现在已经有很多线索都指向蒙卡,包括家里准备那么多圣水都是奇怪的举动,他或许是认为圣水可以治疗小番茄的毒素,实际上却毫无帮助,现在再去审问那个长工女仆应该可以得到更多线索,不过凯文警长依旧有想不通的地方。“蒙卡身为一个正统贵族,为什么会选择这么激进的手段,假设他真的是反悔捐出财产,应该有更多手段可以利用,没必要自杀啊。”“凯文长官,你太过于专注在案件本身,最近两天,有一家新开的报社在私下里传播负面消息,上面描述的全都是蒙卡家的事情,比如蒙卡姥爷是绿帽子王。”
  
  新开报社侮辱竞争对手是贵族常用的手段,凯文一下子就明白维妮在自己面前装神秘,实际上大部分内容都是报纸上看的,最初他也关注过街头小报,但这几天连续审讯下来,凯文已经精疲力尽,没空去关注报纸了。“报纸上还说了什么?”“蒙卡姥爷当初脱离自己本家,以相当大的代价投奔共和国,就是为了摆脱其他分支的嘲笑,因此年轻时蒙卡性格别扭行事狠辣,直到老年才有所收敛成为好好先生,成为埃德雷伯的著名外交家,蒙卡想要捐出全部财产或许是因为没有子女继承的缘故,但最近大概是有什么原因让他突然改变了想法,具体原因为何,恐怕只有蒙卡自己知晓。”凯文没想到,这件案子绕来绕去最后又回到财产和继承权的问题上,这恐怕是最俗不可耐的结果了,现在的确没有继续侦破案件的需要,毕竟策划这一切的蒙卡已经死亡。剩下的家庭成员可以归类为帮凶,但是抓捕他们并没有什么用处,帮凶的罪名只需要一些金钱就可以保释,还会因此被贵族记恨,这种情况警察都会在协商后放走对方,同样会收到对方的感谢。“俗套的案件…结案报告该怎么写啊。”第15章神秘男子“因为误食残留大量农药的小番茄引发急性肾衰竭,蒙卡勋爵享年六十二岁不治身亡,呼吁广大市民在食用瓜果蔬菜时,要注意清洗环节,最好使用草原牌蔬果清洁液…这波操作真是妙啊,还顺便做了一次广告,没想到凯文警长还是个人才!”“是啊,拜他所赐我的停职也取消了,又要进行痛苦的巡逻,我明明都习惯当服务员的日子了,话说回来,把你珍藏的魔法碟借我看看好趴?”“趴你个头啊,把盘子刷完才借你看。”
  
  “查理,你太帅了,我爱你!”将被维妮搅乱的假发重新捋顺,查理再次关注起手中的十字晚报,做为埃德雷伯最官方的报纸,十字报清晰报道了蒙卡案件的全部细节,查理从头读到尾后,发现自己就是在浪费生命。“能写出这么多字真是难为编辑了。”报纸上刊载的蒙卡案与查理了解的蒙卡案完全是两个东西,可见真相完全被警方掩埋了,除了死者蒙卡之外,大概都乐于见到这样的结果,毕竟贵族们还是很要面子的,如果蒙卡死的太愚蠢,别的贵族也跟着颜面无光。蒙卡中毒案在明面上已经结束,除了羁押蒙卡的管家和女仆,警方撤销了对街道和住宅的封锁,市民们像往常一样该工作工作,该上学上学,就连拿案件当谈资的人都很少了,可是查理却依旧关注着蒙卡案的情况。查理三人接下军团长的任务,来到埃德雷伯就是为了调查共和国背后的隐秘,当初能悄无声息干掉潜藏在这里的特工和商人,说明做这件事的组织即隐蔽又强大。“明面上的组织不可能会使用如此果断的手法,埃德雷伯内部到底隐藏着什么呢?”来到埃德雷伯之后,查理没有着急去调查蒙卡,他必须先弄清楚威胁来自何方,否则就是将自己和对方一起置于险地。潜伏进一个国家需要相当久的时间,查理本以为这是个长期任务,他还没有做好主动调查的准备,没想到麻烦率先找到他的头上来了,而且最关键的蒙卡还死了。蒙卡案还有太多的疑惑没有解决,尤其是他们为什么会找上查理这一点,在案件中找厨师的行为看似是随机的,但找上查理就显得很有问题。
  
  查理是前一周抵达埃德雷伯的,这一点没有做任何的隐瞒,蒙卡想要找一个容易操控的厨师来行使投毒过程,选择刚从外地来城里的查理没有任何问题,但是案件最初那份报纸激起了查理的警惕心。“报纸上详细刊登了关于我的信息,明显是要把调查方向引导到我身上,还有管家当初的证词对我非常不利,虽然很容易就能摘清我与案件的关系,但有心者依然会关注我,刊登这份报纸的到底是谁?”“查过了,报纸是有人花钱买的板块,报社并不清楚信息来源,也不清楚宣扬信息的人的身份,目前只知道这个人会在案件的关键点刊载有关信息,从而诱导调查方向,可以确定蒙卡案背后有人操纵。”一个全身黑衣的身影直接从窗口翻进来,她的动作像猫儿一样轻盈,在对查理的思考做出补充的同时,毫不避讳的脱下夜行外套,换上轻薄的睡裙。查理正处于洛米的房间内,这间单调到极点的房间中只有简单家具,简单到查理都觉得非常不适应,自己这位小姑,实际上的叔叔一直都以女装示人,他最初以为洛米奇怪的状态只是一时的,没想到那么多年过去,反倒越来越可怕了。“…你的房间有声音,是谁?”“是维妮,在我屋子里看电影呢。”甩掉脑中对洛米的担心,查理将精力专注到目前收集到的信息上,他们对埃德雷伯了解不多,很难直接调查出幕后主使者,所以查理制定了比较安全的侦查策略,那就是以蒙卡姥爷为主,毕竟调查一个死人不会遭到反噬。“接下来就看朱莉那边的了,希望不要出问题…嘘,我出去了。”
  
  查理侧身将洛米的房门关好,与此同时维妮也从斜对面的房间里走出来,连续看了两集猪猪探长后,维妮打着大大的哈欠走向楼下,那里有她提前铺好的地铺,要不是白天必须要去街上巡逻,维妮打算一口气撸完整个系列。“喔查理,朱莉还没回来呢?”“嗯,这次的地下交易有几个重量级物品,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解决的。”两人谈论的是查理之前编好的借口,这次朱莉会代表白玫瑰参加晚间的国王游戏,如果能卖出一些从缇格贝尔带出来的稀有品,盒饭店的财务问题就可以轻松不少,顺带说一句,查理房间内那些精装书籍和蓝光魔法盘都是通过国王游戏赢来的。“下次让我也去参加地下天梯锦标赛吧,我也有好多东西想要换!”“就你?先不说游戏手法能不能达到青铜,首先你必须要有可以对赌的本钱吧。”“本钱…本小姐随便抛个媚眼,那些痴迷游戏的肥宅肯定冲上来跪舔~”“呵呵~痴迷游戏的肥宅对你这种要吃要拉的真实女人没兴趣。”维妮在狭窄的走廊里搔首弄姿,妩媚的样子真的带给查理心动的感觉,他只好将视线转到一边,避开对方因为熬夜而渗出汗水的胸口,用呵呵来缓解自己霎那间的心动。“唉,你说得对。”一想到自己栖身于盒饭店这种地方,现在就连买一件漂亮衣服都很困难,想要去参加国王游戏的确是痴心妄想,维妮悻悻的走下楼梯,准备养好精神扩大明天的巡逻范围,争取多捡到一些别人丢在臭水沟里的硬币。回到自己房间里的查理整个人都难以入睡,全身血液都在快速涌动,因为屋子里留着非常浓郁的少女味道,通过这一点,查理知道维妮是非常容易出汗的体质。
  
  “维妮那家伙,也不知道几天没洗澡了。”查理脱掉全身衣物打算裸睡,毕竟不这么做就有些浪费维妮留在屋子里的气味,身为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,说对女孩子没有幻想那是假话。第二天一大早维妮就出门了,还以巡街为借口推掉了早餐的售卖工作,对此查理完全没有提出异议,毕竟只要扣掉她相应的工钱,剩下的便一切好说。“查理,这两天的菜怎么老咸啊?”白玫瑰在经过一段时间的经营后终于拥有了回头客,身为一位身经百战的厨师,菜品的味道出现波动便意味着厨师的情绪出现波动。昨天是因为偷听到凯文对人生和国家的感慨,而今早的菜做咸了的原因,则出自对朱莉的担忧。埃德雷伯毕竟不是缇格贝尔,在家里执行任务再糟糕也不会出现大问题,在异国他乡则完全不同,没有军团长在后方坐镇,也没有哥哥爷爷和阿姨依靠,朱莉一夜未归真的给查理的心理造成不小负担。“放心吧,姐姐平时没心没肺,关键时候还是很机灵的,一定是有什么线索给她绊住了。”洛米很少夸奖自己的姐姐,言语听起来像是在安慰查理,但查理知道洛米心中的担忧比自己还严重,她一直在揉搓衣角,这是她平时绝对不会做的动作。“前辈,有什么其他来钱快的方法吗?”“去抄那家白玫瑰盒饭店?”“…没有别的店可以抄吗?”维妮依旧与当初那位狡猾的前辈杰克分到一组,身为从贵族家庭长大的姑娘,再傻白甜也察觉到前辈当时将责任推给自己的行为,不过维妮没有揪着这一点不放,毕竟正常人都会想要远离麻烦,前辈的做法不能算错,只不过是比较讨厌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