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一品嫡妃 > 第399章 番外,我们都很好

第399章 番外,我们都很好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颜均坐在政事堂,手边摆满了奏章,可他却心不在焉。
  
      妹妹颜筝回来了,带着一双儿女,还有陆自谦。一家四口就住在行宫内。
  
      弟弟颜垚整天拖家带口地往行宫跑,时间晚了,干脆就在行宫住下来。行宫都快变成王府了。
  
      这两人,一个是公主,一个是亲王。放着公主府,王府不住,整天住在行宫像话吗?
  
      颜均才不会承认,他是嫉妒了。他也想住到行宫去。
  
      行宫是父亲和母亲住的地方,他要去行宫给父亲母亲请安。颜均想到就做。丢开手中的事情,带着妻儿浩浩荡荡地杀向行宫。
  
      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,颜均走进内院,就看到几个侄儿侄女和两个外甥围在母亲身边。颜垚和颜筝正在斗嘴。这两人,一大把年纪了,还跟小时候一样。
  
      看着这一幕,颜均会心一笑。
  
      宋安然也看到了颜均一家人,她对颜均招手,叫他过来。
  
      颜均心里雀跃,却又不肯表现出来。他依旧一脸稳重的模样。
  
      颜均来到宋安然身边,带着妻儿给宋安然请安。
  
      宋安然笑眯眯的,年龄越大,越喜欢热闹。尤其喜欢孙子孙女们都围在身边闹腾。虽然闹腾,却透着青春,活力。感觉自己也跟着年轻了。
  
      宋安然示意颜均坐下说话,又将颜均的几个孩子打发去玩。来到行宫,就不要束缚自己,尽情的玩耍。
  
      孩子们都一窝蜂的跑走了,不过大孙子颜烨还留在身边。
  
      宋安然看着大孙子颜烨,已经是个大小伙子。目前在海军服役,难得回来一趟。宋安然记得上次见颜烨,已经是两年前。
  
      颜烨服役多年,早已经洗去毛躁和稚嫩,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男子汉。
  
      颜烨的五官显得很刚硬,刚硬之外又透着点书卷气。这孩子的相貌不像颜均萧辰,也不像颜宓,反而像宋安然。
  
      宋你然招呼颜烨坐下说话。颜烨先看了眼他老子颜均,见他老子颜均没反对,才肯在宋安然身边坐下。
  
      宋安然对颜均说道:“你对烨哥儿太严厉了。”
  
      颜烨脸颊微微泛红。他都这么大了,还被称为烨哥儿,感觉很不好意思。
  
      颜均则板着脸说道:“他是长子,自然该严加管教。”
  
      宋安然哼了一声,还冲颜均翻了个白眼,“烨哥儿已经大了,有自己的主张和想法。这个时候,你们做父母的不该再像他小时候那样,事事都要管着。
  
      这个时候,你们要做的是在他遇到困难的时候引导他,让他明白世间的险恶,肩上的担子。鼓励他,帮助他,让他成长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。
  
      老大,你以前跟烨哥儿这么大的时候,我可曾管过你?那时候你已经继承了国公府的爵位,国公府的大小事情都由你一言而决。
  
      由己度人,烨哥儿是你的长子,你也该给他足够的就会。只有让他独当一面,才能让他成长起来。”
  
      颜烨很感动。祖母果然知道他需要什么。
  
      颜均被宋安然教训,还是当着儿子的面教训,有点尴尬。
  
      颜均捏捏鼻子,“母亲,你说的对。儿子在教导孩子这方面,的确不如母亲。”
  
      宋安然得意一笑,“你啊,就是管得太多。该放手的时候不放手。”
  
      颜均笑了起来。虽然被宋安然教训了一顿,颜均却觉着很满足。就像是回到小时候,母亲耐心地同他讲道理。
  
      这个时候,颜均彻底卸掉了帝王包袱,就像是寻常人一般,安坐在宋安然身边,含笑听着宋安然唠唠叨叨讲道理。
  
      宋安然也觉着自己年龄一大,说话也变得啰嗦起来。
  
      她轻咳一声,端起茶杯遮住脸上的尴尬之色。哎呀,一不小心又说了一通没什么用的废话。
  
      颜均却听得很起劲,颜烨也很认真,就连皇后萧辰也是一脸佩服得看着宋安然。
  
      这世上能辖制颜均的人只有一人,不是颜宓,而是宋安然。
  
      宋安然不需要板着脸,故作威严。她只需要温温柔柔一笑,讲讲道理,颜均就会露出心悦诚服的样子。
  
      宋安然的笑容,在颜均这里,杀伤力堪比十万大军。
  
      宋安然放下茶杯,问颜均,“今儿怎么有空来行宫?”
  
      颜均笑道:“儿子想念母亲,于是就过来给母亲请安。”
  
      宋安然笑着说道:“今晚就留在这里吃饭。”
  
      正合我意。颜均笑了起来,笑得很满足。
  
      宋安然紧接着又说了一句,“今晚有你喜欢吃的香酥鸭。”
  
      颜均心里头欢喜无比,“还是母亲最懂儿子。”
  
      宋安然又关心地问道:“政事忙吗?最近有没有什么难处?”
  
      颜均摇头,说道:“多谢母亲关心,最近政事通常,并无难处。就是替弟弟妹妹着急,他们整天无所事事,在这里叨扰母亲,也不是个事。”
  
      颜均绝不会承认,他就是嫉妒。他想将颜筝颜垚抓壮丁,给他们安排差事。他不能日日陪在宋安然身边,弟弟妹妹也不能,因为他眼红。
  
      颜均的霸道,和颜宓还真是如出一撤。
  
      宋安然笑了起来,“当初是你宠着他们两个。但凡你父亲让他们多做点事情,你就心疼了。这会又嫌弃他们无所事事。阳哥儿,你这样可不对。”
  
      颜均尴尬。他都一大把年纪了,还被母亲称呼为阳哥儿,感觉好没面子。
  
      颜均轻咳一声,“母亲,儿子知错了。儿子以前不该无底线地宠着他们,儿子打算纠正错误。”
  
      宋安然白了颜均一眼,说道:“晚了。你现在想抓壮丁也没用。”
  
      颜均表情一僵,小声问道:“莫非二弟和三妹在母亲耳边说了什么?”
  
      宋安然笑着说道:“你父亲早给他们二人安排了差事。你就别替他们操心了。”
  
      颜均眼角抽抽,竟然来迟了一步。
  
      萧辰低着头,掩着嘴偷笑。颜均眼红颜垚颜筝,萧辰身为枕边人,自然知道一点。看到颜均吃瘪,萧辰就觉着很好笑。在人前无所不能的夫君,也有吃瘪的时候。她身为妻子,对此喜闻见。
  
      颜均轻咳一声,掩饰住自己的尴尬。无论如何,也要在儿子面前,维持自己的形象。
  
      颜均干脆问道:“父亲去哪里呢?儿子怎么没见到父亲?”
  
      宋安然含笑说道:“秦裴来了。你父亲找他喝酒去了。”
  
      颜均顿时笑了起来,“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,父亲还喜欢和秦将军斗个输赢。”
  
      宋安然笑道:“他们两人这辈子都不可能分出输赢。你父亲这人啊,大方起来是真大方,小气起来那也是真小气。”
  
      颜均哈哈一笑,说道:“父亲这是真性情。”
  
      宋安然含蓄一笑。真性情也罢,小心眼也罢,过了大半辈子,已经没必要去计较这些事情。
  
      宋安然关心地问了问颜烨,然后找借口将颜烨打发走了。接着,宋安然又将萧辰打发走了。
  
      如今小院子里只剩下宋安然和颜均二人。侍卫都在院门口候着,没人能够进来。
  
      宋安然问颜均,“老大,你今儿过来,不光是为了给我请安,应该还有别的事情吧。”
  
      颜均笑了起来,“什么都瞒不过母亲。儿子最近的确有心事,却不知该从何说起。”
  
      “可是为了立太子的事情?”宋安然轻声问道。
  
      颜均点点头。
  
      立太子关系着国本。大周在这方面犯过错,以至于大周立国几十年,就发生了叛乱。最后泰宁帝诈死出逃,永和帝登基称帝。这件事情说不上好,也说不上不好。因为谁也不知道泰宁帝当皇帝,是不是比永和帝当皇帝更好。
  
      但是有一件事情是可以肯定的,因为这场叛乱,死了很多很多人。其中不少人都不应该死,可是最后还是死了。
  
      死于国战,那是荣耀。死于内斗,那是耻辱。
  
      宋安然不希望大汉朝发生类似大周的情况。同样,颜均也不希望子孙后代为了皇位争个你死我活。
  
      宋安然沉默了片刻,问道:“此事你和你父亲商量过吗?”
  
      “父亲说他不管这事。让我自己拿主意。”
  
      宋安然含笑点点头,颜宓的确不好插手立太子这件事。一个不小心,就会坏了一家人的感情。
  
      宋安然对颜均说道:“我和你父亲是一个意思,这件事情还是要靠你自己拿主意。”
  
      颜均沉思了一会,才开口说道:“烨哥儿很好,又是嫡长子,按理儿子该立烨哥儿为太子。可是儿子又担心,立他做太子,之后他的心性就会发生变化。就如历朝历代的太子,万一没有好下场,儿子实在是心疼。”
  
      宋安然盯着颜均,问他:“你是在担心你自己,还是担心其他几个孩子?在我看来,烨哥儿不是弱者。”
  
      颜均望着宋安然,坦诚地说道:“儿子担心自己,也是担心几个孩子。儿子坐在皇位上,时间越长,感受就越深。即便儿子没有住进皇宫,但是只要皇权在手,人心就会受到影响。
  
      儿子身为开国皇帝,意志足够坚定,所以能够抵挡皇权的侵蚀。可是儿子不敢保证,十年二十年后,儿子依旧如初。
  
      这些年,多亏有母亲时常提点儿子,儿子才能做到时时反省。可要是哪一天,母亲……不在了,又有谁还能提点儿子,让儿子时时反省自己的言行。
  
      母亲,儿子怕时间会冲刷掉如今的美好。更怕权利腐蚀人心,让人变得不像人。儿子更不敢保证,我的子孙后代,能有我这样的幸运,不仅有强大的意志,还有一个最好的母亲。”
  
      宋安然听完,有些沉重。
  
      不过宋安然还是曲指在颜均的头上弹了一下。
  
      颜均捂着额头,笑了起来,说道:“儿子还记得小时候,母亲经常这样弹儿子的额头。母亲一如当初,儿子心里头感激不尽。”
  
      宋安然含笑说道:“阳哥儿,我们是母子。母亲对你的感情始终如一,从没有因为你是皇帝就曾发生过改变。”
  
      “儿子知道,所以儿子才会庆幸有母亲在身边,能够时常提醒儿子。”
  
      宋安然笑着,她继续说道:“你的担心很有道理。权利这玩意又美又丑,美的时候他能让无数人受益。丑的时候,也能让无数人变得面目狰狞,更能让无数人家破人亡。
  
      纵观历史,自古以来,所有的王朝,一般都是一代强,二三代励精图治,四代五代开始享其成,王朝也会随之衰落。
  
      如果接下来的日子风调雨顺,外面没有强敌环伺,王朝还能磕磕绊绊的延续一两百年。要是老天爷不开心,三天两头的闹旱灾水灾,加上强敌环伺,那这个王朝就危险了。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国破家亡,然后历史又进入一个轮回。
  
      这些年,你励精图治,推行新政,给大汉朝打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。只要后代子孙不蠢,这些年积攒下来的家当就败不完。
  
      可是这些还不能保证大汉朝千秋万代。而且我们谁也不能保证,子孙后代真的没有蠢货。万一要是有个蠢货坐上了皇位,那再多的家当,都不够他败光。
  
      而你,身为大汉朝的开国皇帝,就必须为子孙后代立下规矩,防止各种极端的情况发生。”
  
      颜均蹙眉,想了想,还是问道:“母亲,儿子该怎么做?”
  
      宋安然斟酌了一番,说道:“这件事情要分两部分来做。第一是朝堂,想要不被皇权腐蚀,那就主动放权,用相权限制皇权。”
  
      颜均一副好奇的模样,等待着宋安然的下。
  
      宋安然没有让颜均久等,她继续说道:“为了防止相权过大,为难到皇权,就必须在相权上加上一道紧箍咒。内阁官员,五年一任,任期最多两届。内阁成员退下后,可以参政议政,但是不得再担任朝廷官员。”
  
      颜均暗自点头,“母亲的意思我明白。明白当初让我成立政事长老院,是不是就是为了安置这些退下的官员?”
  
      宋安然摇头,“错!我当初建议你成立长老院,是希望你能将全国各地,以县为单位,以人口为基数,每十万人一个代表,集中到长老院,群策群力,审核朝廷制定的政策和制度。只有当超过三分之二的长老院成员赞同时,朝廷制定的政策和制度才能通过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样一来,江南人口稠密的地方岂不是占据优势。西北等苦寒地方,岂不是被边缘化?”颜均提出自己的疑问。
  
      宋安然欣慰地点点头,“这也是我担心的地方,所以我一直在犹豫该不该推行这个制度。但是朝廷制定的政策和制度必须有人监督。就像皇权必须有所限制一样。这个长老院有存在的必要。具体的章程,我们可以群策群力,继续完善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听母亲的。这件事情我会拿到朝堂上讨论,希望能够讨论出一个合理的制度出来。母亲刚才说到限制皇权,儿子想请母亲仔细说说。”
  
      宋安然斟酌着说道:“我们都不能保证子孙后代如你这般聪明绝顶,意志力坚强。更没办法保证,子孙后代如你一般能够纳谏。未免百年后,子孙后代败光家业,输掉江山,我希望你能主动放下权利,限制皇权。限制皇权,最要紧的一点,就是皇帝不得干涉朝政。但是皇帝对朝政和朝臣有一票否决权。不过这个否决权也得有所限制,不能任性乱用。”
  
      颜均闻言,若有所思。
  
      颜均抬头看着宋安然,问道:“皇帝不干涉朝政,那皇帝该做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监督!”宋安然斩钉截铁地说道,“皇帝不干涉朝政,但是皇帝要监督朝政和朝臣,这才是一票否决权的真正含义。皇帝还要手握兵权。如此,方能保证皇室的安危,保证朝政不会被野心家左右。”
  
      颜均问道:“母亲说的监督,是不是类似锦衣卫这样的衙门?”
  
      宋安然点点头,说道:“可以这么说。不过我所说的监督和锦衣卫又有本质区别。皇帝成立衙门监督百官和朝政,但是这个衙门没有执法权,只负责监督。
  
      衙门将搜集到的材料交给你,由你这个皇帝决定要不要公开,要不要交给三法司。
  
      同理,身为皇帝的你也没有执法权。除了军队内部,从今以后皇帝不能再一言决人生死。任何事情都该这按照既定程序来办。
  
      当然,要是你这个皇帝私下里派人结果某人的性命,这也可以。不过这只能是特例,不能声张,也不可能成为律法。”
  
      颜均深想了片刻,然后问道:“母亲刚才只提朝臣和朝政,却不提军队和军权,这是为何?”
  
      宋安然笑道:“老大,你立国的根本是什么?是军队。军队强大,大汉朝才能纵横四海,霸气威武。商人才敢出海做生意,才会心甘情愿的缴税。军队强大,老百姓才会感到安全。
  
      这些年,军费一年年的涨,朝中反对声却不大,就因为大家都意识到强大的军队,会给百姓朝廷带来数不尽的财富和机会。会让大汉的百姓官员感到由衷的自豪和骄傲。
  
      如此强大的立国之本,当然要牢牢的掌握在自己手中。当初成立军事长老院,成立军校,军政分家,朝廷不得干涉军队,军队同样不能干涉朝政,这一切都是为了军队的强大。
  
      大汉的军队,为皇帝而战,为百姓而战,为大汉江山而战。他不能成为野心家手中的工具,他只能是皇帝手中的利剑。阳哥儿,你可明白我这番话?”
  
      颜均表情严肃地点点头,“母亲的意思我明白。如果后世子孙不成器,那么军事长老院自然会凌驾于皇帝之上,不能让蠢货祸害大汉朝的军队。”
  
      宋安然含笑点头,“所以我之前只说内阁官员五年一任,任期两届。卸任后就不能再担任朝廷官职。却一直没提军事长老院。军事长老院需要那些打过无数仗的老家伙坐镇。
  
      军事不同于朝政,军事意味着生死,可不许小年轻们冲动行事。当然,对于进入军事长老院的人必须设立一个门槛。不能什么人都进入军事长老院。”
  
      “母亲的意思我懂。”颜均点点头。
  
      颜均是个聪明人,很多问题一点就透。宋安然给他画了一个大框架,之后的事情不需要宋安然操心,颜均自己就会完善这个框架,建立一个最合适的制度出来。
  
      颜均问道:“母亲之前说事情要分两部分。第一部分是朝堂,那第二部分是什么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